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图片报道  >> 查看详情

中国籍联合国特派团司令王小军讲述复杂惊险维和故事

来源: 赣榆网  日期:2018-05-28 09:05:46  点击: 
分享:

2018年1月3日,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在维和部队的办公室。(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郭陈平)
2018年1月3日,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在维和部队的办公室。(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郭陈平)

位于非洲西北角的西撒哈拉沙漠在台湾著名作家三毛笔下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因为她和荷西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但通常人们所不知的是,西撒哈拉是一个地位悬而未决的地区,而且这一问题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仅联合国在那里开展政治斡旋和维持和平行动就已经长达26年。西撒哈拉问题是怎样产生的、联合国目前在那里维持和平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西撒问题的政治解决前景如何?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最近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黄莉玲的采访时,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西撒故事。

西撒哈拉问题由来已久。这片沙漠地带一度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上世纪中期非洲人民争取独立的过程中,西班牙于1976年撤出了西撒哈拉。其后,这里成为了一个真空地带。周边的毛里塔尼亚和摩洛哥,以及当地游牧民族组成的波利萨里奥政权在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下,都对这片领土提出了主权要求,并且为此卷入了战争。1979年毛里塔尼亚放弃了领土主张。

王小军:“西撒哈拉目前是地位未定的一个地区,总的面积是26万平方公里,三分之二――将近70%实际上是被摩洛哥控制,还有不到三分之一是西撒哈拉当地人民组织的‘波利萨里奥共和国’控制。摩洛哥实际控制的是西撒哈拉西边靠沿海这一带,波利萨里奥控制的是东边靠内陆的沙漠地带。”

从70年代开始,摩洛哥的武装力量与波利萨里奥阵线卷入了十几年的武装冲突,造成严重伤亡,给当地带来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也导致了地区不稳定。一直到80年代末,联合国介入,进行调停,双方最后在联合国的主持下达成了停火协议。

王小军:“91年联合国正式成立西撒哈拉任务区,名字就叫联合国驻西撒哈拉公民投票团。这个公民投票团最初的任务是监督停火,维持和平,然后进行公民投票,来决定西撒哈拉的未来,就是说要独立,还是变成(摩洛哥的)一部分,要由公民投票来决定。”

公民投票原定93年举行,但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在投票人的身分认证上产生了很大的分歧。联合国进行了多次斡旋,但这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王小军:“从70年代开始摩洛哥就主张这块地是属于他们的,确实也有摩洛哥人生活在这个地方。70年代摩洛哥向西撒移民。当时有一个著名的运动叫做绿色进军,Green March,先后移了一、二十万人进来。这些移民到了90年代初在投票的时候身分认证出现问题。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波利萨里奥说这些人是移民进来的,不能参加投票;摩洛哥说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二十年。这个问题就导致了公投一推再推,一直延续到现在。”

在联合国在西撒哈拉开展维持和平行动的26年里,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进行了三轮政治会谈,但四年前,由于双方分歧严重,谈判一直中断至今。

王小军:“双方各持己见。摩洛哥坚持西撒哈拉是摩洛哥的一部分,绝对不会让它独立;摩洛哥的底线就是可以成立一个高度自治的地区。波利萨里奥认为高度自治也可以是一个选项,只要人民投票,也可以接受,但是独立也是一个选项。但摩洛哥认为认为独立选项不存在:要么就是高度自治区,要不然就这样(维持现状)。所以谈判就进行不下去。”

西撒哈拉物产非常丰富,最知名的矿产是磷矿,据说储量占全世界的60%到70% ,现在摩洛哥就大量出口磷矿。根据地理勘察,西撒地下的石油和铁矿石储量估计也很丰富。此外,当地人们在沙漠里养殖骆驼,并在沿海捕鱼。遗憾的是,丰富的资源并没有给当地人民带来应有的富庶,一道沙墙还把东西两边彻底地分隔开来。

王小军:“摩洛哥当时在跟波利萨里奥武装冲突期间,波利萨里奥因为弱小,就采取了游击战战术,游击战的特点就是防不胜防,你驻我打,你攻我就跑,你困我就扰,很难对付。摩洛哥为了阻止游击战,就在西撒哈拉修了一道沙墙,这道沙墙1600公里长,大概有2到3米高,中间是20到30米的雷场。摩洛哥在这1600多公里的沙墙部署了500多个控制点,就是部队,这个沙墙就类似长城一样的,就把西撒哈拉分成的东西两部份。由于沙墙的存在,实际上东西部是没有任何接触的。”

联合国在91年派驻了维和部队以后就把沙墙以东5公里的范围内划为缓冲区,不准任何军人进入这里活动;而沙墙两侧从北到南各15公里的地带被划为限制区。在限制区里面可以驻扎部分的部队,但是以达成停火时的情况为限,不能再增兵,不能更新设备,限制区内的任何军事活动和基础建设都必须报经联合国批准。

王小军:“这么多年来,我们在军事层面上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克服任务区的人员一减再减,但是任务不减,工作量不减。因为我们的存在才维持了和平,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要保持我们工作的连续性。西撒哈拉是26万平方公里。这是什么概念,这是国内两个省的面积,河北省是十几万平方公里,江苏、安徽都是十平方公里,也就是说比江苏、安徽加起来还大。我们有多少军官部署在这个区域呢?200人。我们200人要部署在这个区域,我们的巡逻,包括空中巡逻和地面巡逻,要覆盖整个区域,我们要进行全面的观察,不能漏掉,有些军事行动在准备,如果我们没有发现,可能就阻止不了他的行动。因此我们的巡逻必须覆盖,但我们只有200人。我的司令部到我最远的队有1000多公里,到最远的队去,我都得坐飞机去,做大飞机去。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王小军司令表示,因为摩洛哥力量很强大,波利萨里奥相对比较弱小,当地虽然存在冲突的可能性,但是风险不大。尤其是联合国开展军事观察行动以来,西撒哈拉一直比较平静。然而,近些年局势出现了一些新变化,给联合国这些不带武器的军事观察员带了很大的挑战。

王小军:“这两年由于恐怖组织被挤压,在非洲从东向西发展的趋势很明显,像利比亚、突尼斯、马里,往西边的空间发展转移的趋势很大,我们又面临新的挑战,这就是恐怖主义的威胁。去年底我们得到消息,一些恐怖组织明确计划要对我们进行恐怖袭击。我们的军官都是赤手空拳的,出去进行巡逻,受到恐袭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安全方面的最大挑战除了恐袭,还有就是这个地区也是南部非洲到北部非洲,进而到欧洲的走私的一条最大的线路。很多走私集团都是带有武器的,如果跟我们的巡逻人员不期相遇,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贩毒集团是杀人灭口的,他是不会让你知道他是在贩毒、犯人,还是走私物品。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危险。”

2016年8月,西撒哈拉在毛里塔尼亚边境地区出现了一个重大危机,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双方的对峙距离仅有100米,并且对峙长达数月,随时可能重燃战火。

王小军:“当时在摩洛哥到毛里塔尼亚边境4公里多的地方,这个地方被定义为缓冲区,不能有任何军人在这里活动,但老百姓可以。过去这个地方是没有人的,从2000年左右,由于贸易的需要,摩洛哥的民用商队DD卡车运输队就经过缓冲区4公里的岩石路,南下到了毛里塔尼亚,通过毛里塔尼亚把货物送到南部非洲,南部非洲的物品又通过这条路到达北非。这条路是岩石路,非常难走,平均时速只能开到每小时20公里。去年8月份,摩洛哥在没有通知联合国,也没有通知波利萨里奥的情况下,在这个地方修柏油马路。根据双方的停火协议,在缓冲区里头不能有任何军事行动,不能有任何基础设施建设,都必须要报经联合国批准,因此严格来说是不应该的,但是摩洛哥做了。这条路铺了2公里半,还有1公里半就到了毛里塔尼亚的时候,波利萨里奥发现了,就派出了力量到这来阻止摩洛哥继续铺路。摩洛哥针锋相对。但是规定是军人不能到这个地方,双方出示的都是民事人员,但都是带武装的,他们叫武装警察。警察可以带枪。双方都说我们是警察。但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不管是警察也好,军人也好,你们是带着武器的。一方要阻止修路,一方要继续修路。双方就这样针锋相对。到什么程度呢,双方对峙只有100米,数十人,对着。这种情况下随时可以差抢走火,恐怕新的战争就要打起来了。”

当时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离这个地区最近的一个队远在380公里之外,每天开车过来巡逻单边需要五个小时,空中巡逻一个来回要飞两三个小时,要随时了解当地的动态非常困难。特派团因此就在离当地80公里的一个小镇租了一个小宾馆,设立了一个临时巡逻队。

王小军:“80公里近多了。每天大清早,天不亮就开车过来,就在他们之间DD在这100米中间,观察他们两边的举动,以表明我们联合国的存在,阻止他们发生冲突。从那以后,到现在,我们还继续在那里观察。我2月份到了以后,第4天就到了冲突点。我也见了双方的指挥员,了解了情况。我来了10天以后,摩洛哥主动把人撤回来了,也不修路了。波利萨里奥一直在那里存在,一直存在到4月28号,撤了。双方都撤了,这个危机目前算是平静了。”

2017年4月30日安理会通过决议,将西撒哈拉特派团授权再延长一年,并着重提出要开展新的、富有活力的对话,推动政治解决。古特雷斯秘书长也特别关注西撒哈拉问题,并将很快任命一位新特使开展斡旋。

王小军:“重要的一步是让他们回到谈判桌前,重新启动政治对话,通过政治对话,加深理解,包容,然后最终通过政治谈判看怎么找到一个解决方法。我想政治问题是非常复杂的,你想身分认证的问题这么多年都没有解决,现在要解决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一蹴而就,这要经过漫长的谈判。我相信人类总是有智慧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如果政治进程最后取得进展,公民投票落实了,那就可以进行重建了,经济发展了,地位确定了,自然就和平了。”(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2018年1月3日,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乘坐直升机视察任务区。(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2018年1月3日,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乘坐直升机视察任务区。(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2017年2月,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在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阵线发生军事对峙的一个地区考察情况。在西撒特派团的干预下,这一危险的对峙到2017年4月底已经结束。(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2017年2月,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将在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阵线发生军事对峙的一个地区考察情况。在西撒特派团的干预下,这一危险的对峙到2017年4月底已经结束。(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2017年2月,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会见军事观察员。这些观察员的存在对于结束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阵线2016至2017年的军事对峙发挥了关键作用。(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2017年2月,西撒特派团维和司令王小军少会见军事观察员。这些观察员的存在对于结束摩洛哥和波利萨里奥阵线2016至2017年的军事对峙发挥了关键作用。(联合国西撒哈拉特派团图片)
(责编:邱越、曾伟)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