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绘画  >> 查看详情

吴昌硕等诸家题咏姜筠《蘧庄图卷》亮相北京匡时春拍

来源: 赣榆网  日期:2018-05-28 10:09:45  点击: 
分享:

原标题:吴昌硕等诸家题咏姜筠《蘧庄图卷 》亮相北京匡时春拍

  古来南北争胜,大多较力于江淮。“逍遥津”处合肥东北,上接淝水,下联巢湖,为古时庐州水路的重要通道之一。

  三国时期名将张辽于此修筑弩台,扼制东吴北上咽喉。双方多年来鏖战三十二场,最终曹魏于逍遥津畔大破吴军,孙权马跃金斗河,死里逃生,数年再无北窥之力。此战之后不仅张辽威震江南,以此流传后世的京剧曲目更使“逍遥津”名满天下。

  合肥城址变迁图 古城内青色区域为逍遥津古渡

  合肥旧址四面皆用湖水引以城防,“逍遥津渡”亦属“城外四屏”之一。宋代人口繁盛,圈地拓城,故将整个逍遥津囊入城中,后日庐州关闭水门,逍遥津水源逐渐淤浅。河中原有的植被澡泥丰厚,展露之后正是耕作良田,逐渐形成了“都市内置村庄”的这一奇景。

  万历年间,福建布政使窦子经于此兴建公祠,康熙年间亦有儒生在此筑造“小辋川别墅”。经过数代阀门经营修整,当年金戈铁马的古战场已然成为合肥城中人人艳羡“黄金居所”。及至晚清合肥龚心钊进士及弟以后,开始收购逍遥津一带的土地与水面,着手经营命名“蘧庄”的龚氏花园。

  北京匡时2018春拍 “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

  姜筠绘 吴昌硕 康有为 等诸家题咏 《蘧庄图卷 》 纸本手卷

  1.李经畲题签条。

  2.吴昌硕题引首。

  3.龚心钊旧藏并题跋。

  4.康有为、郑孝胥、樊增祥、高振霄、冯煦、陈三立、钱崇威、冒广生、梁鼎芬、王尚辰、曾广钧、梁鸿志、陈夔龙、宋育德、左桢、吴荫培、杨钟羲、易顺鼎、恽毓嘉、杨士琦、张文运、李经畲、孙宝琦、刘钊、张志潜、林开、张丹斧、叶先圻、沈恩孚、宣龚、冯汝d、张玮、张启后、袁励准、李国杰、吴用威、朱元树等人题跋。

  引首18×103cm;本幅30.5×35.5cm×4;题跋尺寸不一

  RMB 1,800,000-2,000,000

  横置手机观看大图

 

  《蘧庄图卷》 诸家题跋略

  龚氏先祖自明代迁至合肥,历经过二十余世,逐渐与当地的张树生家族、李鸿章家族、段祺瑞家族齐名,并称“龚张李段”同位合肥四大家族。

  龚心钊小像

  晚清重臣龚心钊不仅是近代中国的杰出外交家,也著名收藏大家,光绪年间,他受清廷委派,出使英法等国,宣统年间,又任大清驻加拿大首任总领事,足迹遍布环宇。

  其晚年在“蘧庄”之中将逍遥津现有的陆地和水面依世界地图稍加改造,挖通三大沟渠,这样形成的四块陆地被豆叶池面包围,俨然如世界“五大洲",后人仿间闲谈:龚家世代外交巨子,大约发脉于此,足可一笑。

  上世纪五十年代逍遥津鸟瞰图,倚水而建的蘧庄清晰可见

  龚心钊在蘧庄动土开湖之时,其父龚照瑗在四川布政使任上已年近花甲,显然这座庄园是为他的父亲今后告老还乡所建。

  “蘧庄”之名:一者为龚心钊的父亲龚照瑗字“仰蘧”,指他仰慕春秋时归隐不仕的名士蘧瑗。二者 “蘧”亦通“蕖” 即为荷花,因其出淤泥而不染,龚心钊便为父亲临水而建 “蘧庄”。

  长卷主体画面为龚心钊同期举人姜筠所绘四景:

  中介:三环别墅,超低密度,都市花园,闹中取静 ...

  一景为池滨花圃:蘧庄主宅栽培苍松红梅、芭蕉菖蒲诸般花木,水滨遍立杨柳翠竹引以为界,当中数十茅亭,主人啸歌于此,以赏清玩。

  中介:百分之80绿化面积, 还您纯净生活....

  二景为稻田菜畦,茅亭古迹:曹魏教弩台,东吴飞骑桥皆于园内,龚心钊又于豆叶池畔疏通数条沟渠,将陆地分为数部,自谓世界“小五洲”。

  中介:登高望远,一线江景,首付只需....

  三景为湖中列岛:其中高耸者谓之北螺山,即为当年威震逍遥津名将张辽的衣冠冢所。

  中介: 紧邻游艇俱乐部,步行十公里即可达市中心...

  四景为豆池戏舟:图中所见城墙为龚心钊所购合肥旧城墙址460垛,以为龚家花园北墙,南堤设建武陵桥,西壕设文定、日晖二闸,二闸间有问津、金石二桥,其迹今日仍存。

  蘧庄即成,龚心钊恭请其廷试主考官陆润庠题写斋名,并书“豆隐大千界,池环小五洲”为联悬于蘧庄之门。龚心钊字豆隐,庄中又设“豆叶池”以寓归隐豆池的安居之意。

  吴昌硕所题“逍遥津”引首

  《蘧庄长卷》通身二十五米,由吴昌硕石鼓文引首,康有为、郑孝胥、樊增祥、高振霄、冯煦、陈三立等五十余家题跋。

  龚心钊作为清代国子监的最后一任科举考官,掌握着读书人求功名的仕途之路,权重一时,所结好友也多为时人政要,于此卷题跋诸君中可见一斑。

  《蘧庄图卷》康有为题跋

  《蘧庄图卷》陈三立题跋

  《蘧庄图卷》张玮题跋

  《蘧庄图卷》梁鸿志题跋

  《蘧庄图卷》郑孝胥题跋

  《蘧庄图卷》易顺鼎题跋

  《蘧庄图卷》 冒广生题跋

  清代孔尚任《桃花扇》里的诗行:“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千百年来,无数显赫的家族,都仿若上演的一幕幕悲喜剧,既有高潮迭起,也有尘埃落定,宿命如此,概莫能外。

  合肥今日“逍遥津公园” ( 横额为清末状元陆润庠所书)

  1949年合肥解放,龚家大力经营的“蘧园”步入军管状态,合肥市政府将龚家后院逍遥津辟为公园,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生产小组于“小五洲”中大规模种植蔬果,用以果腹。上世纪六十年代,逍遥津被又改为“东风公园”,名字来源于那句毛氏语录的“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合肥四大家族就此沧江虹散,只留下而这幅承载世事的蘧园长卷默默诉说着着逍遥津畔龚氏家族百年来的鼎盛与辉煌。

(责编:王鹤瑾、鲁婧)

相关文章

    暂无信息